《經典雜誌》RHYTHMS MONTHLY

為時代作見證 為人類寫歷史

【我們是台灣】天災?人禍?共業? 島嶼的試煉

撰文/陳世慧(經典雜誌資深撰述)
攝影/陳弘岱(經典雜誌攝影)

彿末世一般,卻又不是第一次遭遇,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深夜,中台灣的一場七級大地震,讓人見識到地裂、山崩,天災的無情;十五年後,炎炎夏夜的高雄前鎮、苓雅區,非天災來襲,地面卻同樣搖晃;非戰爭爆發,房屋卻成廢墟,地底竄出烈火,道路崩裂成壕溝,就在熾熱火焰襲擊之際,罹難者倒下之前,或許都還不知道腳下這一片行走多年、生活了許久的地面下,竟隱藏著如此巨大的危機。

這是今年七、八月之交,繼澎湖空難之後,發生於高雄市的化學氣體爆炸案。相較於前者混雜著天災與人禍,氣爆明顯是人為過失。表面上,肇事主因是丙烯外洩,實際上,在丙烯的背後,卻是一連串可追溯至數十年前的人禍。

「早在日本時代,高雄就被規畫為工業城,為了讓台灣獲得更多經濟利益,幾十年來它一直犧牲自己的城市環境和品質。」氣爆之初,作家劉克襄感慨地說,當時他正從高雄結束一場演講,剛回到台北。

其中石化工業不但是各工業區的大宗,範圍還從南高雄的林園、小港、前鎮,一路延伸到大寮的大發工業區,再到北高雄的楠梓、仁武、大社等地。隨著城市的發展、變遷,許多工廠或外移或停止運轉,空下來的原址,住宅與商店陸續遞補。只是,當工廠搬離地上物,卻沒有連地底下的管線一併拆除時,地面上人口愈是密集、熱鬧,地底下就愈是危機四伏。

「存在於地底下的管線,平常沒事就好,一旦有事,例如管線的連接點密封不佳、管路腐蝕破洞,或是遭外力撞擊而斷裂時,氣體就會逸出。」台大公共衛生學系和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吳焜裕指出,以丙烯為例,只要濃度超過空氣中的百分之二點一,就有引爆的可能。

令人不解的是,當業者離開時,為什麼沒有拆走管線?留下的管線如果是為了繼續運輸,業者難道不該告知政府,政府難道不該登記列管?又為了安全之故,廠商定時維修與否,不都是政府的監督權責之內?

遺憾的是,恐懼於日後極可能發生的龐大賠償金額,石化業者間互推責任;面對選舉,地方政府指陳石化業歸中央政府管理,中央政府則回應挖掘道路鋪設管線屬於地方權限,熟悉的互踢皮球畫面,在業者間上演,也在主管機關間你來我往。

或許,一如長期關注環境議題的前靜宜大學生態系教授陳玉峰在最憤怒之時所發出的嘲諷之語:身處亞熱帶、熱帶地區,歐亞大陸板塊與菲律賓海板塊的交界處,台灣從來就不愁沒有天災;然而,台灣人若真要自毀,那不待老天爺動手,台灣人自己來就夠了。

「颶之尤甚者曰颱,颱無定期,必與大雨同至,必拔木壞垣,飄瓦裂石,久而愈勁。舟雖泊灣,常至虀粉……」
──郁永和《裨海紀遊》

清康熙三十六年(公元一六九七年),郁永和二月抵台,七月就遇上超級強颱。他在《裨海紀遊》中描述,強風豪雨除了讓「屋前草亭飛去,如空中舞蝶。余屋三楹,風至兩柱並折」外,「萬山崩流並下,汎濫四溢……,水隨踵至,自沒脛沒膝,至於及胸。」

地震與颱風島

近百年後,根據地方縣誌,乾隆五十七年(一七九二年)六月間,台灣發生了由今天推論當是高達七級的地震;台南、鳳山、嘉義、彰化等皆淪為災區;按照屋倒程度,地方官員補助倒毀瓦房一間銀五錢,草屋銀兩錢五分,對受災民眾,則給予成人銀一兩,孩童銀五錢,以作慰問之用。似曾相識的情節,證明地震、颱風在台灣的存在,絕非自今日始;相反地,如果不是地震,一億多年前,古台灣島也不會從海底冒出來;不是颱風,島嶼的地形、地貌,更不會是現有的模樣。

儘管如此,飽受颱風與地震威脅的台灣,還是在二○○五年,被世界銀行的調查報告〈Natural Disaster Hotspots—A Global Risk Analysis〉定義為:「曝露於三種及兩種天然災害下的人口與面積比例均為世界之冠」的國家;與此同時,英國的研究卻顯示,台灣的社會經濟耐災能力,在亞洲唯有日本與南韓能同列低風險國家之林;而近日麥德姆颱風襲台時,國際媒體CNN更盛讚台灣的基礎建設良好,是強颱壓境,卻未造成重大傷亡的主因。「很多人都說從防災、救災上面,可以看出一個國家的民族性,」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林宗弘,研究領域正是災難。他表示,「但決定受災程度大小的因素,與其說是民族性,除了基本國力外,倒不如說是一個國家對於災難的重視程度,以及管理能力。」

林宗弘舉菲律賓、土耳其和日本為例,這三個國家,和台灣一樣都是易致災區,但菲律賓從建築、交通、醫療、保險到災難教育等,普遍施力不足,不僅民眾的防災知識不夠,災難時逃生不易,災難之後,更因無強制投保,性命財產毫無保障;土耳其空有建築法規,營建單位卻嚴重貪腐,不少建築承包商為了賺取暴利購買品質量較差的建築材料,並盲目追求施工進度,致使房屋品質惡劣,一震即垮,在一九九九年間的兩次地震中,同樣是七級地震,一萬八千人的往生數目,竟是台灣在九二一大地震中的數倍。

「接下來日本就不用多說了,雖然三一一是結合了地震、海嘯和核災的複合性災難,規模之大,超過日本政府所能負荷的範圍,但隨著最初的驚慌一過,日本後續的每一個環節,幾乎環環到位。」林宗弘最後說,回到台灣,雖然不好妄自菲薄,「但我們的防災、救災能力,卻真的都是在一次次的教訓中,才慢慢被迫推升的。」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台灣石化工業缺乏整體規畫 ↑ 高雄港區的公寓後面,緊鄰著石化原料儲存槽與倉儲碼頭,宛若不定時炸彈,凸顯台灣石化工業缺乏整體規畫。
大規模防災演練 ↑ 二○一二年九月國家防災日,新北市政府在新莊體育場防災公園內,進行大規模的防災演練。(圖片/聯合線上)
遊客寥寥無幾 ↑ 廬山溫泉曾有天下第一泉美譽,卻因開發過度,溫泉旅館違法蓋在行水區,終在連番風災後遭受土石流侵襲,備嘗遊客寥寥無幾的苦果。
高雄市氣爆災難現場 ↑ 高雄市氣爆災難現場,一棟大樓內居民探出頭來觀看重建進度。當天災難免時,唯有消弭人禍,才能減低傷害。(圖片/聯合線上)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