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雜誌》RHYTHMS MONTHLY

為時代作見證 為人類寫歷史

【人文風景】送衣天使 程黃金枝

撰文/居芮筠(經典雜誌撰述)
攝影/陳弘岱(經典雜誌攝影)

是一個平凡無奇的洗衣檯,以水泥為基底,砌上大小參差的紅、白雙色磁磚,檯面剛好搆著程黃金枝的腰際。程黃金枝個子很小,瘦括括的身形怕是一觸即斷,但她的腰板總是直挺挺,兩隻手臂不停前後擺動,使勁將水裡的衣服搓啊揉啊。梳編整齊的白髮下,老掛著一道搶戲的笑容,讓人忽視她飽藏風霜的皺紋。

那是專屬於程黃金枝的世界,洗衣檯旁的她,散發出巨大能量,旁人只能看著、陪著、等著,正如一旁的二媳婦邱淑惠所言:「媽媽有自己的想法,認為洗衣機洗不乾淨,堅持要親手洗。」

這一件件二手衣,在洗淨之後,將會被太陽徹底烤乾,隨後程黃金枝會按照服飾店的規格一一折好,接著再一層衣服一層白紙地交疊在乾淨的紙箱中,送到北中南各地的孤兒院和養老院。

經常幫程黃金枝安排載送衣服的女兒程麗娜說,以前不懂母親的那份心,還會抱怨衣服裝在紙箱裡不好載,若是塞在袋子裡就有很多空間可以擠。程黃金枝解釋:「我喜歡東西看起來漂漂亮亮的,不喜歡它們變形。」程麗娜後來逐漸體會,母親其實是秉著尊重的心情,希望送人的衣服跟新的一樣乾淨整齊。

就連曬衣服這樣的「幕後工作」,程黃金枝也毫不鬆懈。據程麗娜觀察,母親並非晾完衣服就閃人,下午四點再去收;她反而像小心翼翼地煎著餅,這面曬完換那面曬,衣服這裡掛完換那裡掛,一天之中三番兩次往屋頂跑,追著太陽團團轉。「皮膚都曬黑了,實在很佩服媽媽的毅力!」母親的執著,程麗娜疼惜又敬佩。

即使洗到手痛或冬天凍傷,甚至因長期曝曬於烈日下而患乾眼症,高齡七十八歲的程黃金枝仍堅持親自洗衣、曬衣、裝箱。「手痛休息兩天就好了啦!我常常不吃不喝,就這樣洗一整天耶!」程黃金枝豪氣萬千,絲毫不理會家人擔心她的身體。就連交代身後事,竟然仍對這些衣服念茲在茲:「務必要將最後一箱送到需要的人手裡。」

捐衣送暖,一生執著

在這個總是和雨搶時間的基隆山區,程黃金枝不分四季地重複洗衣的神聖儀式,算算也過了二十多個年頭。

這些年來,粗估程黃金枝已洗了上萬件衣服,共送出五百多箱。早年她還喜歡全台趴趴走,親手奉上物資,足跡遍布新北、宜蘭、桃園、新竹、彰化、高雄和屏東。其中緣分最深的,當屬桃園景仁殘障教養院和宜蘭鴻德養護院。

專門照顧無依老人的鴻德養護院,前身是位於新店的佳昇仁愛之家,以收容孤兒為主。院長陳秀春如此描述程黃金枝:「從佳昇時期就開始捐衣服,後來又從新店追到宜蘭!」

陳秀春的印象中,程黃金枝幾乎每年都坐著私家轎車載物資前來,先生總如影隨形,但她既不留名字,也不讓人知道住處,因此大家管她叫「師姐」。冬天準備保暖衣物,夏天就準備短袖短褲,陳秀春說,笑瞇瞇的程黃金枝,有顆善良的心。

程黃金枝帶的衣服總是很多,而且洗得乾乾淨淨,「很佩服她,年紀那麼大,生活也不富裕,還堅持這樣做,這種人真的不多。」陳秀春欣慰地說。衣服送來後,院裡的孩子團團圍住箱子,興奮地分享一件件漂亮的衣服,「她帶給我們很多歡樂!」

散播溫暖散播愛,程黃金枝在人前總展現和善一面,她的笑容可以點亮整個世界。而在人後,她卻是以最嚴肅與一絲不苟的態度看待清理和捐贈衣服的行為。只要一聲令下,孩子當中誰有空誰就得當司機,若耽誤到送衣行程,程黃金枝的心裡可就過不去了。她回憶有一次已計畫好去孤兒院,結果兒女們先帶她到金瓜石野餐,她氣得吃不下去!

隨著年歲增長,遠的地方去不了,程黃金枝仍會請貨車幫忙將衣服載到目的地,另外再補貼司機工資或油錢。

其實,二十年只是手洗舊衣的光景而已,程黃金枝捐衣志業的濫觴,還得再回推個二十年左右。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將回收衣服整理分類 ↑ 女兒程麗娜、先生程福源、程黃金枝和女婿張志郎(上圖由左至右)將回收衣服整理分類,程黃金枝再手洗、曬乾、折疊裝箱,送予弱勢急難。
秉持延續物命的理念 ↑ 秉持延續物命的理念,程黃金枝化身慈濟環保志工,每月一次偕同家人和社區志工,在住家附近做資源回收。
夢想田園 ↑ 程福源對妻子程黃金枝百般疼惜,雖會鬥嘴,但總是無悔陪伴,攜手走過善行人生。他為妻子搭起棚架,打造她的夢想田園。
捐衣送暖 ↑ 炎炎午後,程黃金枝收下曬好的衣服,準備裝箱。燦爛的笑容,讓人忘卻她的憂傷過往。即便遭逢人生變故,程黃金枝仍堅持捐衣送暖,守護所有需要的人。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