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雜誌》RHYTHMS MONTHLY

為時代作見證 為人類寫歷史

【空間記憶】動物園開門 人與獸的非常凝視

撰文/陳歆怡(經典雜誌撰述)
攝影/黃世澤(經典雜誌資深攝影)

喜歡動物園嗎?你上一次去動物園是什麼時候?不論你的答案為何,相信人人從小到大都去過動物園,也對《快樂天堂》這首歌琅琅上口:「大象長長的鼻子正昂揚,全世界都舉起了希望,孔雀旋轉著碧麗輝煌,沒有人應該永遠沮喪……」這首藉動物傳遞溫馨訊息的歌曲,創作於一九八六年,以慶祝那年台北市立動物園從圓山舊址遷至木柵現址,當時裝載動物的車隊,還有警車開道,一路走了十四點三公里路,沿途受到三十萬人夾道歡迎,在戒嚴時期的台灣,成為全民共享的美好記憶,也顯示了動物園在常民生活中的重要性。

依據交通部觀光局統計,台北市立動物園在圓山時期的年遊客量已突破三百萬人次,二○一四年的遊客量為四百二十二萬兩千零二十五人次,在全國社教機構中人氣位居第二,僅次於故宮,在全國主要觀光遊憩據點中,也屬超級熱門。

一般人對動物園的印象是,那是小孩子才會喜歡並著迷的地方,的確,不分平日假日,動物園裡總是充滿父母或學校老師帶著小朋友出遊的景象,即便不是專家,一般人也可利用動物園的網站平台,讓每次的遊園都充滿驚喜。例如今年夏天,動物園就喜事連連:長頸鹿產下的長頸鹿寶寶已經逐漸斷奶,開始離舍見客;原本孤單的雌小爪水獺Nina,正跟新加入的雄小爪水獺Hugo談戀愛;加拿大河狸誕生了頭好壯壯的小河狸,一出生就會四處爬行與潛水……。

人人心中都有一座動物園

究竟動物園這個人造的自然空間,魅力何在?「工商社會中,人類脫離自然,但內心深處仍保有與大自然共處的本能與渴望,因此,就近到動物園看看大自然的『老朋友』,也是另一種讓內心平衡的方式。」前動物園園長、在動物園服務三十一年的陳寶忠如是說。

今日的動物園不只提供休閒,還肩負教育使命。炎炎八月天,動物園獸醫室內,三十六位懷抱獸醫夢的高中職生,分三組進行「檢查」、「縫合」、「吹箭」的模擬練習,只見檢查組的學員們輪流上陣,替藪貓和灰狐抽血——用指頭觸摸繫上繃帶的動物前肢,找到微微凸起的靜脈後,以十五度斜角下針,再緩緩抽出鮮紅的血液——一切都那麼逼真,只是兩隻動物都是標本,由工作人員預先在前肢埋了血袋,待會兒還要練習推血片及在顯微鏡下觀察。

在另一間教室,吹箭課的學員正專注聆聽講師分享跟動物鬥智的經驗:「大象會利用象鼻抓大便回擊,所以吹箭手必須兩人一組,躲在柱子後面輪流吹;靈長類更會耍詐,例如猴子聽到人『呼』的一聲,就會挪動屁股閃躲,因此要多假吹幾次,等到牠聽力疲乏後再來真的;面對黑猩猩更要謹慎,牠不但會接箭,還會反丟回來!」

這個報名總是「秒殺」的「動物醫生體驗營」,由動物園獸醫室全體人員及推廣組共同舉辦,在生動有趣的實作課之外,還帶領學員認識野生動物的醫療工作與環境、參觀園內的檢疫救傷中心等。「營隊的目的,是協助對獸醫有憧憬的高中職生,提早摸索志向,全台灣大概也只有台北動物園有能力及素材舉辦這樣的營隊。曾有學員上完後說,他立志要來動物園工作!」獸醫室主任郭俊成說。

逛動物園,從來都不是小孩子的專利。從事出版、現年四十歲的趙啟麟,大學時期在政大唸書,因地利之便,三不五時就到木柵的動物園漫遊,「覺得動物園很療癒,去久了也會對動物生出感情。」他喜歡在鳥園等待孔雀展翅起飛的剎那,也總不忘繞到獅子展區,探望在園內出生的大寶、二寶及三寶,並一路看著牠們從大貓的可愛模樣,長成擁有漂亮鬃毛的成獅。

如今他也會帶太太及剛學步的女兒逛動物園,「雖然我開始會思考動物權這種嚴肅的議題,看到有些動物因為環境緊迫而出現繞圈圈、搖頭晃腦等刻板行為,也覺得悲傷,而逐漸少來,但畢竟,對孩子來說,要親眼見到並喜愛動物,動物園仍是最佳體驗場所。」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林旺標本 ↑ 出身緬甸的林旺原是工作象,先幫日軍背糧食、扛大砲,後被國軍俘虜,戰後跟部隊來台灣,成為動物明星。林旺過世後被製成標本,供人憑弔。
模擬野外棲地 ↑ 隨時代改變,現今的動物園希望能模擬野外棲地,讓動物呈現自然行為。
國王企鵝餵食秀 ↑ 動物園是物種大觀園,明星動物更是動物園最吸睛的對象,國王企鵝每天的餵食秀,總吸引民眾圍觀。
動物園標本室 ↑ 動物園標本室負責製作與保存動物的骨骸與標本,以供研究與教學之用。
學習愛護動物 ↑ 透過動物園,孩童可以親近、認識動物,進而學習愛護動物。
保育的後盾與橋梁 ↑ 歡慶一百零一歲的台北市立動物園,不只帶給民眾歡樂回憶,更期許成為保育的後盾與橋梁。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