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雜誌》RHYTHMS MONTHLY

為時代作見證 為人類寫歷史

【茶知錄】 有種! 台灣茶樹育種的故事

撰文/潘美玲(經典雜誌文稿召集人)
攝影/顏松柏(經典雜誌攝影)

果有一件事,必須低頭默默做個二十年,才有可能出現成果(也有可能沒有結果),這樣的傻子,你願意做嗎?

育種人的辛酸淚

二○一四年十二月,茶改場副研究員李臺強育成台茶最新品種──台茶二十二號,之後就默默退休。

育種看起來是個傻功夫,在田間日復一日將茶種進行人工雜交、單株選拔、品系比較,靜觀、實驗、等待。一個茶種的育成約需十八至二十一年,期間所耗費的心力難以估算,特別在時間上,總是不吃香,沒有立即效果,需要的是長時間的等待,而耐性在現代可是個奢侈品。花上十數年重複不斷地做同一件事,但,也正是這種執著,才讓育種成果臻至完美。

在茶改場的二十五年公職生涯中,李臺強就投注了二十一年的時間在茶田與實驗室之間,除了日曬雨淋,有時還會遭蜂叮、蟲咬、狗吠、蛇追,忍受孤寂,有時候一天說不到幾句話,跟他對話的只有茶樹,特別是在職場上被誤解,被不堪言語辱罵時,回到田裡只有茶樹可以安撫他,他常常對著茶樹說話:「我們繼續努力吧!將來的成果,由你來幫我平反。」奇妙的是,他覺得茶樹彷彿聽得懂他的話,給了他許多正面的回應,慢慢地突破育種研究上的瓶頸,找到答案。

個性耿直,聲如洪鐘的李臺強(人稱強哥),其實也有柔情的一面,他提到如何激勵自己每日下田,做一個人人眼中無趣又日日重複的工作──原來,他有「十二金釵」。

為了預防茶種外流,他將辛苦育成選拔的品系,暗自以過去自己曾經喜愛過的女友命名,戲稱為「十二金釵」,每日與這些舊愛相伴,即便相對無語,也是無聲勝有聲,支撐著他日復一日「照起工」的勞作。

二○一五年,台茶二十二號育種成功取得品種權,之後透過公開上網,由農民競標。

新品種得標人鍾新日帶領著我們來到南投名間鄉的文海育苗場,親眼瞧瞧這市面上還看不到的「新生兒」。採訪茶葉多年之後,慢慢地可以從一團綠葉中辨識得出某些茶種,然而過去在茶園中看到的,都是已經「上工」三年以上的茶樹,今天還是第一次看到「幼稚園」裡的茶小(苗)友。

台茶二十二號的來頭可不小,父母皆系出名門,父親為青心烏龍,母親為台茶十二號(金萱),都是台灣評價最高、最受歡迎的明星品種。

有趣的是,二○○四年育成的台茶十九號,親本雖然與二十二號完全相同,但卻有迥然不同的表現。有人曾經質疑:「台茶十九號與二十二號還不都是同一個父母(青心烏龍及金萱),會有什麼不一樣?」面對這樣的問題,強哥即刻反應道:那是沒有育種經驗的人才會問的問題。「茶樹是一種異交作物,在雜交育種選拔的那一剎那,就決定了迥然不同的基因型組合。」「你想一想,同一個父母生養出來的,兄弟姐妹之間的差異有時候是不是也很大?」

黑紗網下,一排翠綠的茶苗迎風搖擺,枝條拔高及膝,台茶二十二號的翠黃顏色與稍寬的葉片與母親金萱較為相似。「外型及產量偏金萱,香氣則類同青心烏龍。」「一般扦插多取有芽點及淡咖啡色的部分,木質化的部分成功率相對較低。」苗圃主人一邊教我辨識枝條及扦插技術,一邊告訴我這個台灣最新茶樹品種,在茶改場給出枝條之後,裝土、扦插培育,約十個月才能完成初步量產。

鍾新日原來是個茶癡,從小跟著父親喝茶,從茶梗沖泡的大壺茶,喝到在茶改場茶作課上班,因緣際會又跟著負責育種的李臺強相熟,李臺強育種實驗了十多年,鍾新日就在旁邊喝了十多年,每次有機會試喝時都深深被其特殊滋味所打動,鍾新日曾經告訴他說:「強哥,你這茶一旦育成了,我一定要把它標下來。」當時李臺強不以為意,以為一定是玩笑話或場面話一句。孰知,育種成功翌年的一月九日,他就與合夥人一起以四百萬零九千元投標,這也是茶改場有史以來最高的得標紀錄。

許多人對這標金瞠目結舌,是不是傻子呀?為什麼會投下巨資,給出這麼高的金額?

但對二十二號的肯定,似乎也正是鍾新日這十多年來喝出來的信心:「很清香的味道,你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花香,喝到玉蘭花、茉莉花的天然香氣。」

環保茶香

蒐羅了以台茶二十二號製作成的條形包種、半球型包種、椪風茶、紅茶四款不同的茶樣,我們來到桃園善濡茶文化教室,使用評鑑杯,以三公克的茶樣、五分鐘的時間,泡出茶湯品評。

首先茶湯的顏色就令人心曠神怡,無論是澄黃或翠綠,顏色皆顯健康飽滿。「除了香氣特出,質底也很厚。」已有三十二年教茶經驗的金春枝老師如此評道。

二○一四年製作的條形包種,茶香清雅,有如娉婷十五、六歲少女,茶湯冷掉之後,又漸漸喝出更豐富的層次,「四分梔子花香,加上六分白色夜來香的混搭香氣」;半球形包種則是二○一七年的春茶,因為去年的氣候異常,造成苦味,加上茶園管理欠佳,日光萎凋及走水狀況不好,但茶湯仍有凝香,一種濃稠的豔香。

「如果前者(條型包種)是纖瘦的少女,半球形包種就是略顯豐腴富態的少婦」;一嘗椪風茶,馬上又鑑定出佳人的年齡:「二十多歲,水很甜,香氣秀氣」;喝到紅茶則想像起:「一個皮膚超優的粉嫩美女,甜甜粉粉,胺基酸的成分想必很高。」

「自古佳茗如佳人」,每一款茶在金老師的口中都是一個個天然美女,讓飲者一見鍾情,再見傾心,接著就一輩子死心塌地愛上的香氣,原來就是這一批粉黛佳麗。

這一場選美秀、群芳會,集合眾人品評的結果,「香氣」似乎是台茶二十二號最特出的優勢,除此之外,新茶種在接近二百公尺的海拔培育,卻有一千公尺以上的茶底,「平地種出高山茶香」也是台茶二十二號發表時,最特出的訴求。除了回應市場對高香茶品的需求,在社會意義上,更期待能夠解決近年來高山種茶所引起的爭議撻伐。

以前不太能夠理解品種的差異,為什麼三峽碧螺春一定非得青心柑仔不可?桃竹苗地區的東方美人茶一定用的是青心大冇?金萱(台茶十二號)的奶香又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青心烏龍在高山會種得比平地好?紅玉(台茶十八號)的薄荷與肉桂味兒的獨特之處。又聽說紅韻(台茶二十一號)比較嬌貴,採收的動作要快,否則容易纖維化(老化)……。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茶樹品種與市場喜好】

茶樹是一種異交植物,利用種子播種所得到的苗,無論生長習性、產量或製茶品質,都與父母本不同。目前為了經濟化管理與生產,均以無性繁殖方法(扦插)來保持母樹之優良性狀。

理論上,任何一株茶樹均可成為一個品種,也常見茶農自行扦插育種。但優良品種則需要經過長時間選拔與區域試驗,證實其生產力與品質均有經濟栽培價值,方能完成。

茶品種之良窳與品質有密切關係,品種特色亦攸關產業成敗,例如青心烏龍就是最受茶農歡迎的茶樹品種,台灣中高海拔的茶地六成以上都是種植此品種。

茶樹放養長出枝條 ↑ 為了使茶種能夠延續,坪林茶農將茶樹放養長出枝條,冬至前後剪枝做扦插,茶農手中的茶種即生長一年後的青心烏龍茶苗。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茶改場工作二十五年 ↑ 李臺強在茶改場工作二十五年,從滿頭青絲做到白髮,成功育出台茶二十二號。茶香背後的無名英雄以傻功夫成就卓越。
育種人按表操課 ↑ 技工大姊呂寶燕,跟著育種人按表操課,在田間授粉、套袋,繁複的技術工作也有二十八年。
新苗裝土、包裹成袋 ↑ 苗圃裡,工人正將新苗裝土、包裹成袋,準備運出銷售。茶樹非即作即收的經濟作物,買下育好的茶苗,真正見到產量要在三年以後。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