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雜誌》RHYTHMS MONTHLY

為時代作見證 為人類寫歷史

【深入現場】海水淹過的土地 斯里蘭卡緊急醫療援助

撰文攝影/蕭耀華(經典雜誌攝影召集人)

○○四年十二月二十六號,週日早晨九時,風和日麗,斯里蘭卡東南方的海邊城鎮漢班扥塔(Hambantota),一如往常,攤販、遊客雲集,熱鬧非凡。

小鎮距離該國首府可倫坡約二四○公里,人口四萬六千多人。長久以來,沿著海邊延伸,每逢週日這裏已形成的一個帶狀露天市集,此時鄰近的鄉鎮居民,都會扶老攜幼到此採購生活所需、吃喝玩樂或消磨時光,這是當地人習以為常的生活,因此被當地人稱為「週日市集」。

黎法遜也不例外,十四歲的他獨自跑到市集玩,亞歷山大(J.K Alexander)的女兒和女婿都也是為了張羅家中的食物而到市集去。這一天,市集對住在市場旁的阿布杜拉沒有吸引力,他選擇外出吃早餐,留下妻子跟十四歲的兒子在家中。

蘇潘則在他祖父母家中和祖父母一塊看電視,蘇平時沒住在當地,只是放假回漢班扥塔探視他的祖父母。距離漢班扥塔東北方幾十公里遠的雅拉(yala)國家公園,氣氛卻截然不同,這裏沒有買賣的喧鬧,一片寧靜。

雅拉是此間最大、歷史最久也是最受歡迎的國家公園。每年吸引大量的外國遊客到訪,特別是日本觀光團。位於公園入口處的海濱飯店裏,日本觀光客正享受著和煦陽光。

葛雷勳的友人也趁假日之便,舉家驅車到此一遊,賞鳥、觀動物,沒有人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情!

九時一刻左右,異象出現,寧靜的雅拉國家公園海濱,突然間,群鴉空中亂舞、地上動物亂竄。葛雷勳的友人目睹其景象,心中感覺大事不妙,趕忙召喚家人上車,離開海濱。

此刻,漢班扥塔海邊,有人發現海水突然倒退到離原來海岸線兩三百公尺之外的地方,好幾尺深的海底露出水面。此時海邊的烏鴉早已不知去向,地上亂竄的動物也已銷聲匿跡,住在飯店的日籍觀光團正等待出發……。

漢班扥塔海旁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麼一回事,大夥嘖嘖稱奇,呼朋引伴共享奇景,幾分鐘後,海水從海上排山倒海,突然而至,直撲海岸。

海嘯來襲,人如螻蟻

大海無情,不憫蒼生!一時間,人畜如洗碗盤中的螞蟻,在大水中無所憑藉,只能隨波逐流,任其沖激。巨大的波浪來來去去,短短數分鐘竟出現五次,掏盡多少悲歡離合,有人被捲進海裏,有人被推到離岸一兩公里遠的潟湖裏,還有人被掛在樹幹上、被壓在房舍下……。

此刻,雅拉海邊一整團的日籍觀光客已被海嘯吞噬,不幸地抵達一個不在他們規劃行程中的國度去了。

海嘯停了,大地一片狼籍,屋塌房毀、路斷橋折,魚市不見了、市集也不見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但鎮上鐘塔的指針卻停在九時二十一分,動也不動。能動的,則從海裏、從湖面、從樹上,自行到安全的地方等待救援;還活著,但不能自主的,漂在海上、困在湖中、壓在瓦礫下,掛在樹上,靜待命運的安排……。

潮水退後,傷痕累累的黎法遜被發現困在樹頂上。蘇潘則被沖到潟湖中,也還活著,並自行游泳上岸,遍體鱗傷,四天後,被人送到慈濟臨時設立的醫療中心治療。

我問他「當時怕不怕」?他堅決說「不」,神情鎮定,但當醫護人員準備為他施打針藥時,他卻抵死不從並嚎啕大哭,跟先前氣定神閒的樣子判若兩人。現場慈濟醫師郭建中表示,蘇潘的反應不是來自怕痛,而是悲傷,海嘯帶來的恐懼,使他拒絕身體與任何物體碰觸。

蘇潘的祖父母就沒有那麼幸運,海嘯把他們人生最後的一段路程,縮減為幾分鐘的時間,亞歷山大的女兒和女婿一樣,不知道被大水沖到哪裏去,現場留下來的是他們的腳踏車,和家中才一個月大沒斷奶的女嬰。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