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雜誌》RHYTHMS MONTHLY

為時代作見證 為人類寫歷史

【經典札記】目睹現今台灣社會怪現狀

撰文/王思熙

讀吳沃堯寫的《二十年來目睹之怪現狀》,對照今天,活像一面鏡子,物來影現,情節大同小異,荒謬怪誕。

政治鬥爭禍起蕭牆

朝野互信盡喪,不畏禍起蕭牆,攻防頻繁,刀刀見血帶傷;國際情勢詭譎多變,因應進退之間,只知一味媚洋;為了抗衡彼岸,年年輸誠乞憐,巨額軍購預算,買來戰機、戰艦、火箭飛彈,權充保護費以求安全;窮者更窮,勞資對抗,經濟發展受牽連;好官我自為之,哪管百姓瓦上霜;《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書中的情節,似乎幕幕過眼轉,只是一個是發生在腐敗積弱即將潰亡的清朝,一個是出現在曾經自豪亞洲四小龍之首,經濟成長令世界嘖嘖稱奇,標榜民主自由的今日台灣。

時移星換,時局的舞台背景燈光、道具服裝已更換,不像愚昧無知的從前,大學遍地開花,坐落每一縣,可惜政治黑手伸入黌宮學堂,學者教授各帶政治偏見,校園政治色彩蔓延,人民思辨能力猶然像被綿延不絕的意識形態大山牢牢阻擋,目光如豆,難以理性客觀登高望遠。

結黨鬥爭抓政權,不論專制或民主,西方或東方,古今各國都一樣,區別只在使出的方式是否正當,爭鬥是否光明正大像個男子漢。古代西方的民主,雙方站在街頭廣場,公開辯論盡情抒發己見,不帶謾罵,沒有抹黑,理性陳述作為理想,由人民自由選擇判斷。

可惜現在的民主政治已理想歸理想,激情吞噬了理性,偏見取代了客觀,政黨的利益掛胸前,讓民主政治走了樣。

政黨鬥爭一旦走極端,民眾受到煽惑,成為各政黨的兵團,相互囗出惡言,仇恨對立紅了眼,社會動盪不安,內耗了社會資源,如果不知收斂,國家衰敗成必然。是興是衰,是禍是福,都掌握在政治人物與人民自己的手上,存乎一念間。

撕裂社會的選舉亂象

走在街頭社區,熱鬧非凡,街道兩旁,競選廣告傳單,千奇百樣。選舉造勢活動,鑼鼓喧天,燈光舞台上,候選人的名字高掛在上面,請來名人背書助講,動員支持者虛張聲勢,搖旗吶喊,頻頻高喊「凍蒜」。

場中當然少不了歌舞饗宴,舞步曼妙,歌聲震天,想方設法,就是覬覦你的選票能牢牢掌控在他的手上。競選人口水噴滿天,「正義」總是掛嘴上,選前「人民是主人」,民眾至上;選後「我是人民的主人」,狠耍威權,尚方寶劍在手,威震四方,令人膽寒;選勝論功行賞,冊封大官,權力抓在手,行政、立法、司法似乎都可以令它成為入人於罪的弓箭,完全不在乎人民的觀感。

台灣的民主政治,本來就是東施效顰,橘逾淮為枳,移植自西方的選舉制度沒有自己的根。選舉,卻鮮少看到候選人的施政方針,話題多著墨在抹黑傷人,甚至還有自稱是「東廠」,機關算盡,把別人的往事、私事放大構陷,君子之爭,選賢與能成為笑談。

政論節目侃侃而談

仇恨敵視,燒紅了對立的火焰,小小的台灣,面對彼岸大象,哪裡還有四分五裂的本錢。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百姓像無辜的羔羊,被政客豢養在為他們圍好的圈欄,不知是否還會有明天。

名嘴是台灣媒體難以甩掉的怪現象,他們在政論節目上海闊天空,侃侃而談,說起故事來,動人得像天方夜譚,句句扣人心弦;臧否人物,評點江山,掄起意識形態的刀劍,任意揮砍,招式盡出,各抒己見,鮮明的政治論述蔚為奇觀。短兵相接,說長道短,相互較勁,你來我往,不問是非對錯,只問立場。立論的基點,有的是道聽塗說,有的引用網站,正所謂不論是事實,或揑造謠言,都有人為它辯護自圓。

說者指證歷歷,誇誇其談,罵人可以不留餘地,爆料可以不求真偽,自恃有言論自由保障,拿著一張民主的護身符,就可以「造反有理,革命無罪」,肆無忌憚。而令人嘖嘖稱奇的是:聽者各選其所想聽,看者各擇其所想看,意識形態導演了思辨,多數群眾任由劇情引牽,演戲的演得愈誇張,看戲的愈是如痴如狂,最後的結局,不管是好是壞,是災難是吉祥,都要選民自己買單。

台灣各類選舉頻繁,從地方到中央,從黨朋到綁樁,語言暴力稀鬆平常,相互詆毀已成習慣,只是每到選舉,口水成了波濤巨浪,舊的傷囗尚未癒全,新的刀劍又來犯,民主精義蕩然盡喪,只留下政黨的恩恩怨怨。如此寃寃相報,惡性循環,台灣的政治何時能見青天。

都市忍者龜在車上

號稱背包客的都市忍者龜,到處可見,又是台灣的另一道風景線,馬路上、學校旁,捷運上,都經常有他們的身影出現。就像拚命沙場的戰士橫衝直撞,讓人心驚膽顫。

龜甲似的背包,大小異樣,千姿百態,爭奇鬥豔,何時興起,已難溯源。或許是為空手圖方便,也或許是為了趕時髦、裝好看,年輕人背包在後,帥氣不減,年紀較長,背上背包更顯老當益壯,於是不論青年老少,出門在外,總要背個龜甲,已成習慣。

空曠的地方,不會與人爭空間,任你背上多大的百寶箱,不會有人阻擋,只要你不嫌累、不嫌重、不嫌煩,這是個人自由的權限。

但在擁擠的地方,背在身後的龜甲背包不長眼,稍有不慎,後面的人就遭殃。因為,右轉,靠近左邊的人的臉就會被撞上;左轉,極可能碰痛右邊人的肩。更有人自由自在左右旋轉,絲毫不留情面,惹來後面受害者的不少白眼,當事人卻不知要說抱歉,因為後面背包不長眼,礙了你,又能拿我怎麼樣?

尤其捷運上,都市忍者龜的怪現象,處處可見,吃過虧的人敢怒不敢言,只因自己也一樣,龜甲常在背,既是受害人,也是加害者,被擠、被推、被撞,只能用自己的龜甲抵擋,講理哪敢理直氣壯。

社會的禮節藏在生活的細節上,尊重別人,自己才能獲得尊嚴。自由應建立在別人的感受上,「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台灣曾經被人這樣讚歎。曾幾何時,都市忍者龜破壞了這種人與人間彼此尊重的美感,惹來不少人的抱怨,台灣最美的風景已開始變黑暗。其實上了車,卸下背包,提在手上並不難,就看自己的意願。

借鑑日本治龜經驗

文明的社會,人民都有高度的涵養,對人彬彬有禮,處處為人設想,才能和氣致祥。這一點,日本總是走在我們的前面,相較之下,日本人車上禮儀讓我們汗顏。在日本,都市忍者龜的背包客也處處可見,但他們政府民間都致力倡導背包客上車前,在人擠人的地方,把背包取下,拿在手上,以免造成別人的不方便。媒體鼓吹,政府宣傳,學校也養成學生尊重他人的觀念,車站也在上車月台明顯的地方,一再貼有提醒的字眼。自律,是人類邁向文明的起點,「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現代人應有的涵養,不待法律規範。

遺憾的是,放縱慣的台灣,多少人能夠這樣為別人設想?自由一旦無限上綱,人權必然受到侵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輕狂,已足以讓人愁容滿面;加上為所欲為的猖狂,只為圖一己的方便,不管背後有人遭頂撞臉色如霜,既不敢好言規勸,又不願怒目相向,選擇息事寧人,敢怒不敢言,於是有樣學樣,默許都市忍者龜造成車上推擠的亂象。

低頭指點自己江山

拜網路科技之便,人手一機,低頭忙於指揮自己的江山,互聯網改變了現代人的生活習慣。睡覺前,睡醒後,眼睛才一張開,就先看互聯網,低頭族當道,上網成痴,相勸也枉然,這種現象,似乎開發中的國家都一樣。購物上網站,生意網上談,一機在手,可以海角天涯談情,可以早晚抓寶,玩電玩;可以有宮廷連續劇看並日夜追趕;可以設局行騙,助長詐騙集團;可以信手捻來一派胡言掛網上;可以股市操作賺大錢;可以開車作導航,親人可以不必常見面,手機必須分秒就看。招朋引伴彈指間,錄音偷拍也常見,人機一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如莊生夢蝶,不知你是手機,還是手機是你;是手機逮了你當奴隸,還是你逮了手機當工具,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沒有說清楚的一天。

網路結合了手機,功能如虎添翼,成了眾神之神,幾乎無所不能。出門可以不用帶錢,手機支付,買賣兩相歡。手機定位,如影隨形,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人到哪裡,形到哪裡,不容許你裝神祕隱藏。莫怨手機人情澆薄,也莫為手機方便雀躍歡喜,但要切記許多錯誤信息發生悲劇的來源,可能就在你身邊的手機上。

智慧手機一刀兩刃

手機上網可以是良師,也可以是益友;可以是狐群,也可以是狗黨,端看你怎麼用,怎麼看。用對方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迅速解決你的疑難;用在邪惡的一面,風光或許能曇花一現,但崩解也在剎那間。網路是一刀兩面,救人殺人,都在一念之間。

家裡不用再買世界百科全書,古今中外,天文地理,士農工商,所有想知道的信息都在網路上,新知舊聞,不勞你費盡心思,多花一毛錢,上網google一查,馬上有答案。因此也就有人託詞嚷道:書何必再唸。諸不知「讀書在明理」,心中有文化,行中有禮節,自然會得到別人的信任與景仰。網上的知識在雲端,雖然垂手可得,離你還是遙遠,別人看你,依然浮蕩膚淺。

依賴網路還有更可怕的一面,各路網軍蜂擁而上,如果不及時快閃,純真的心念,很快就會被汙染,成為網軍的俘虜傭兵,隨波逐浪,成為他們的傳聲筒,充當他們的馬前卒,為他們串連作戰,加劇了事實真真假假的難辨,毀人名節,製造事端不擇手段,模糊了報導或探討真理的焦點,加深社會的分歧和混亂,後果不堪設想,須由全民買單。

尤其選舉期間,政治人物或政黨不惜巨資成立網軍集團,大內高手撒豆成兵,指揮作戰。密集式的甜言蜜語,移花接木的照片,誘人義憤填膺的抹黑潑髒,威脅利誘,各擁粉絲軍團,正在較量。網路時代,信息氾濫,排山倒海,唯有保持清醒,不隨風揚塵,冷靜思維,維持正面能量,才能不動如山,不受網軍攻勢的挑撥與影響。

異類崛起的網紅

網紅是另類的網軍,粉絲就是他的靠山。粉絲誠可貴,網紅誠難當,「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沒有與眾不同的條件,沒有一定創意的語言,沒有譁眾驚豔的圖片,怎麼可能有那麼多人為他鼓掌按讚,為他撐腰壯膽。

網軍與網紅,嚴格說來本質是一樣,差異只在:一個是為別人攫取權勢,作嫁衣裳;一個是為了自己的名利,拋頭露面,擅用雲端網路的高超本領無兩般。雲端網路讓人低頭稱臣,懶得抬頭看人一眼。不分青紅皂白,信息、影片照傳,亦是現今社會的一種怪現狀。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