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雜誌》RHYTHMS MONTHLY

為時代作見證 為人類寫歷史

【經典札記】大自然的震撼課

撰文/王思熙

果地球是宇宙中的一粒微塵,人就是宇宙中微塵中的微塵。但遺憾的是:人,並不這樣想。人,總認為自己是萬物之靈;是天地間的主宰者,萬物皆歸我所有,山林河海都是我的後花園。所以,人,總是目空一切,總是為所欲為,總是對於山河大地任意宰割,不知停息。

其實,人類因為站得不夠高,所以看不出自己的渺小;人類也縮得不夠小,所以看不見大自然的巨大。前者,讓人不夠宏觀;後者,讓人缺乏謙卑。既沒有恢宏的視野,又沒有自律的謙卑,加上人類永無滿足的貪慾,人與大自然的和諧漸行漸遠了;人不再認為和地球是一個不可分割的生命共同體了;甚至人已逐漸和大自然對抗,和大自然為敵了。原本用以哺育人類的地球,被人類無情無義地挖掘破壞了;原本用來讓人類安身立命的大地,被人類肆無忌憚地殘暴糟蹋了;原本用來維持人類生命的飲水糧食,被人類昏昧無知地汙染毒害了。於是,人類賴以存續的地球開始崩解了。高山是它的脊梁,現在脊梁逐漸坍塌了;綠地是它的皮膚,現在皮膚開始潰爛了;大地是它的肌肉,現在肌肉開始消瘦了;溪河是它的血管,現在血管開始阻塞破損了;雨林是它的心肺,現在心肺開始羸弱了;大氣是它的體溫,現在體溫開始升高了。破壞這一切的,造成地球逐漸崩解所帶來的巨大災難惡果的是誰?無庸置疑的,正是貢高我慢、淺薄短視、自私自大、貪婪無度的人類。

或許有人會認為:冤有頭,債有主,從地球上牟取暴利的不是我,搞破壞的,也不是我,讓地球傷痕纍纍的罪魁禍首更不是我,為什麼我要跟他們同食惡果?可是大家別忘了,人類是一個整體的代名詞,是每一個個人加總起來的整體,所以每一個人和地球環境的惡化都脫離不了關係,也就是說每一個人都是傷害地球的元凶,即使不是主凶,至少也是幫凶,能說是無關嗎?

大自然依照它的規律運行,而地球也依照自然法則運轉,大自然對人類總是慈悲的,它獨厚人類,讓人類生生不息,日益繁衍,尤其生養萬物的地球,千百年來默默承受人類的啃蝕與破壞,分分秒秒,無怨無悔地提供人類滋養生命的養分,對於人類無度的需索與揮霍,它偶爾也會發出悲鳴與呻吟,會用具體的動作對人類提出抗議與警告。但人類對地球發出的抗議與警告,總是無動於衷,而且還變本加厲,運用不斷被製造出來的,破壞性更大的科技利器,對山河大地予取予求,對地球資源做更無度的揮霍與浪費。大自然視人類為子女,而人類卻視大自然為寇仇,似乎欲置之死地而後快。

我常想:果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話,那麼生存在天外之天的人外之人,看見人類對他賴以活命的地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愚行,一定會扼腕嘆息,扼腕人類的荒唐與無知,嘆息人類的可悲與可笑,地球茹苦含辛所孕育出來的尊貴人類,竟是用來對付地球,毀滅地球的癌細胞。

儘管有科學家認為:大自然自有它的一套運轉機制,在可容忍的情況下,大自然具備自我修復的能力,人類大可不必杞人憂天。不錯,地球就像人體一樣,是一個具備生老病死的有機體,這個有機體固然跳脫不開「生、住、異、滅」的自然法則,但除非它真的走到壽命的盡頭,真的到了壽終正寢的時候,否則它還是有一套自我防衛的機制與修復再生的能力。

因為大自然有再生修復的能力,所以它可以讓人類做小規模的耗損與輕微的傷害;因為它有自我防衛的機制,所以當它受到大規模的破壞與持續的榨取,使得它的再生修復能力難以承受時,自我防衛的機制就啟動了。地球的自衛機制,不外是撤守與反撲。地球的自衛機制一旦撤守了,地球也就開始崩解了;而地球一旦開始反撲,那麼就是人類浩劫的開始。不管是地球開始撤守或反撲所造成的各種天災與人禍,都是大自然對人類所上的震撼課。

遠的不說,就以台灣為例,五十年前中南部的八七水災;十年前的中部九二一大地震;這次南台灣的八八水患,以及期間大大小小的天災地變,都是大自然對人類的警告,都是山河大地對人類的反撲,都是大自然為人類所做的最精心設計的震撼課。

大自然的震撼課,其聲如雷,但人類卻充耳不聞;其顯如電,但人類卻視若無睹。或許人類真的「冥頑不靈」,聽不到大自然的警告,看不到大自然的反撲;也或許是人類真的「利令智昏」,被貪婪蒙蔽了良知,故意漠視大自然的警告和哀鳴;更或許是人類真的「狂妄自大」,認為人定勝天,敢於和地球為敵,向大自然宣戰,否則不可能對大自然的震撼課置若罔聞。

「覆巢之下無完卵」,「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地球崩解了,人類豈能續存;大地不存了,生命又哪裡能依生。誠如證嚴上人所說的:「驚世的災難,要有警世的覺悟。」人類如果不能清醒覺悟,貪婪之心如果不能斷然止息,對大自然的震撼課,如果不能真心領悟,那麼大大小小的災難,勢必不斷重複發生,人類恐怕也將永無寧日,走向滅亡一途了。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