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雜誌》RHYTHMS MONTHLY

為時代作見證 為人類寫歷史

【特別報導】新流感 舊歷史 從二十世紀的流感看H1N1

撰文/居芮筠(經典雜誌撰述)

○○九春天,在墨西哥不安分的病毒,引發一股全球性的震盪……。

四月十七日,墨西哥的瓦哈卡(Oaxaca)州,出現了一椿非典型肺炎的案例。四天之後,美國加州的聖地牙哥,也傳出兩椿同樣的案例。四月二十四日,墨西哥宣布二十人死於此種病毒。世界衛生組織祕書長陳馮富珍發表聲明說:「二○○九年H1N1大流感構成一個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四月二十九日,世界衛生組織將此次流感的警戒等級從「第四級」升至次高的「第五級」(六月十一日提高至最高等級「第六級」),意味著同一類型流感病毒,已在同一地區兩個以上的國家間傳播,並造成持續性疫情。墨西哥的政府單位、企業、學校等,也暫時拉下大門。

緊接著幾個月內,H1N1病毒攻陷鄰近的阿根廷、美國、加拿大,以迅雷之速度,猶如隱形殺手,橫掃歐亞大陸,其所向披靡,讓中國大陸、南韓、日本、菲律賓等都慘遭淪陷,甚至跨越海洋,使紐西蘭、澳洲受到波及,此外,馬來西亞、關島、東加、新加坡等地也紛紛傳出疫情。

微小的病毒砸在墨西哥,泛起了漣漪,且於短短五個月內,造成全球四千多人死亡(此為台灣衛生署統計數字,WHO最新公布數字為:截至九月十三日有二十九萬六千四百七十一人感染,三千四百八十六人死亡)。這個地球村的各個角落,都不約而同拉起了警報,世界衛生組織釋出克流感等藥物,全球各大藥廠也著手研發疫苗;人們想起了六年前的SARS,戴起了口罩,手裡不時搓著酒精溶液。

與致死率最高可達百分之十的SARS相較,A型H1N1新流感百分之零點四至一點六的致死率,反倒與季節性流感相去不遠。同樣每年造成數萬人死亡,為何新流感卻引起莫大的恐慌?世界衛生組織指出,由於季節性流感年年發生,人類可以有合適的疫苗防範;但新流感則是全球性的大流感,而且病毒千變萬化,多數人類缺乏對此病毒的免疫力。當然,也有一部分人,聯想起一九一八年那場驚世駭俗的世紀瘟疫。

流行感冒歷史回顧

一九一八年三月十一日,位於美國堪薩斯州的方斯頓(Funston)軍營,從早晨開始就陸續有士兵掛病號,直到中午,超過一百個人以為自己得了重感冒;一週後,整個軍營裡已有五百多名病患,其症狀不外乎是發燒、頭痛和喉嚨痛,但疫情並未嚴重到引起公共衛生部門的關切。沒多久,疫情似乎穩定下來;確切地說,是病毒向外擴張了。

一艘軍艦,將美國的士兵們載到了歐洲,準備參加戰役,但除了槍枝和大砲,他們也身藏致命的流感病毒。未參戰的西班牙,原是一片樂土,卻也因病毒的抵達與擴散而滿目瘡痍、幾近淪陷,最後統計約有八百萬名無辜的西班牙人,死於這場無聲的戰役。
該年九月開始,流感在美國波士頓、費城和舊金山相繼引爆,一個秋季的光景,就將整個美國癱瘓。研究一九一八流行性感冒的歷史學家寇斯比(Alfred W. Crosby),道出了流感病毒神祕駭人的特性:「我知道怎樣避免得到愛滋病,但我不知道怎麼樣可以不得到流行性感冒。」

一九一八年的多事之秋,流感病毒奪去兩千萬至一億人的性命,不僅大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總計死亡人數,而且比每年因心臟病、癌症、中風、慢性肺疾、愛滋病、阿茲海默症等疾病所造成的死亡人數還要更多。

這種由血球凝集素(Hemagglutinin, 簡稱H)與神經胺酸酶(Neuraminidase, 簡稱N)所組成的A型流感病毒,相較B、C兩型只會傳染人類且不會發生重大突變的弱病菌,它經常以不同組合的亞型現身,讓人類的免疫系統無法辨識,在過去醫藥尚欠發達的年代,更加易於肆虐,而且動輒造成上百萬人口的死亡。

一九五七至一九五八年間,中國貴州爆發亞洲流感,蔓延至香港後,又擴散至世界各地。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這次的大流感發病率達百分之十至三十,全球近四百萬人喪生。一九六八至一九六九年,香港和廣州爆發香港流感,波及美國後又席捲全球,估計約一、二百萬人死亡。一九七七年,中國北方爆發流感,但只在中國和俄羅斯造成流行。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